首頁 > 正文

被美誣告“間諜”一年 華裔教授陳剛嘆“美國悲哀”

日期: 2022-01-26 來源:文匯網
字號:

為清白曾拒與檢方交易 

不願再申政府研究資金
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華裔教授陳剛於去年1月被美國當局拘捕,檢方控告他兩項“電訊詐騙罪”,指他“隱瞞中國的關係”。到了上周四,聯邦檢察官正式撤銷對陳剛的控罪。陳剛近日接受《紐約時報》訪問,首次就自己被檢方指控作出回應,強調過去一年的經歷令他感到痛苦,“讓人理想幻滅”,深深打擊了他在美國進行研究的信心。

陳剛於2000年入籍美國,擔任麻省理工機械工程系主任。在2019年,美國司法部開始宣布對與中國機構合作的科學家提出指控,陳剛當時通過朋友和同事了解到這些案例,他決定不去中國休年假,因擔心這使他成為目標。在前年1月,哈佛大學化學系主任利伯被捕,令陳剛感到震驚,利伯被控隱瞞自己參與中國“千人計劃”的情況,陳剛其後也受到調查,在洛根國際機場被扣留了兩、三個小時。

戴手銬腳鐐 被迫遠離研究

陳剛於去年1月14日、即時任總統特朗普任期最後一周被捕,檢方指控他在向美國能源部申請270萬美元(約2,102萬港元)撥款的過程中,隱瞞與中國有關的7項關係。一年後,檢方撤銷對陳剛的指控,表明陳剛沒有義務披露這些關係,使此案難以成立,被視為美國司法部3年前發起的“中國行動計劃”重大挫敗。陳剛上周五返回他在麻省理工的實驗室,周圍擠滿祝賀他的人,給他擁抱和祝福,還有同事邀請他參加受資助的研究,重新開始他一直從事的工作。

陳剛研究的是熱傳導,希望開發出一種超導體,可將汽車廢氣中的熱量轉化為電能,又或可給身體降溫的衣服面料。被捕後的一年裏,遠離研究成為陳剛感到無比艱難的事情。他婉言謝絕了邀約,有了去年的經歷——清晨的逮捕、戴着手銬和腳鐐、在一次記者會上被描述為對中國效忠,他不確定是否還能放心地申請美國政府的研究基金,“你努力工作,你有良好的產出,你建立了口碑,政府得到他們想要的,對吧?但是最後,你卻被當成間諜。這讓你心碎。這會打擊你的信心。”

“若宣判有罪 那對我太痛苦了”

陳剛形容過去一年的經歷“令人痛苦”,亦讓他理想幻滅,他表示在數月前,檢方向他提出交易,政府將放棄刑事指控,換取他承認與中國的一些聯繫,而這些關係並不違法,但他拒絕了,“我就是這個心態,我沒做錯什麼。”他當時向其代表律師費舍爾表示,“很多人會認為這是一次勝利,但如果我和你一起坐在法庭上,法庭宣判的結果是有罪,那對我來說是太痛苦了。”

他擔心關於自己清白的問題會揮之不去,又或會被要求向檢察官談論他的同事,“我決不會牽連任何人。”

憂心忡忡 稱脫罪不值慶祝

儘管同事們紛紛祝賀他,但陳剛依然憂心忡忡,“很難直接告訴他們,這沒什麼好慶祝的,這是一段悲哀的歷史,是這個國家的悲哀。”他還說在麻省理工期間,他曾經常勸阻科學家不要將研究帶到美國以外,但如今美國對科學家的起訴讓他深受震撼,他不確定自己是否還會那麼做,“我不知道自己是否還能給出同樣建議,我不知道事態會如何發展。我認為這個國家必須覺醒,我們是在殘害我們自己。我們是在進行真正的自殺行為。”

在過去一年,陳剛沒有研究小組或資金來源支持,他一直撰寫個人研究論文,他不確定要如何讓自己的學術生涯重回正軌,但至少在目前,他對美國政府提供的研究資金沒有興趣。

挺身刊文發聲 籲國會追究責任

陳剛表示覺得公開談論“中國行動計劃”像是一種義務,在日前於《波士頓環球報》發表的一篇文章中,他呼籲國會和司法部審查他的案件,追究檢方參與者的責任,“我很憤怒,我很害怕,我熱愛科學。我不想參與政治。我見過政治,我擺脫了它,我獻身科學。我樂於助人,支持他人,但我發現人是沒法逃避的,政治影響到每個人,所以如果發現有什麼事情不對,我們都應大聲說出來。”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手機

編輯:邸倩 校對:黃美靜 監製:連振海
編輯:邸倩 校對:黃美靜 監製:連振海
被美誣告“間諜”一年 華裔教授陳剛嘆“美國悲哀”
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華裔教授陳剛於去年1月被美國當局拘捕,檢方控告他兩項“電訊詐騙罪”,指他“隱瞞中國的關係”。
紫荊雜誌
影響有影響力的人